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发布

魔道祖师:不会是魏无羡搞的鬼吧,难道他也在这里?

 / 倒序浏览   © 文章版权由 xingyuewang 解释,禁止匿名转载

#楼主# 2020-9-16

跳转到指定楼层
原标题:魔道祖师之浮生情(八十七)


江澄是被人摇醒的,刚睁开迷离的双眼,就对上了蓝曦臣那双充满担扰的眼眸。见他醒了,蓝曦臣眼中充满了欣喜,“阿澄,你醒了。”蓝曦臣把江澄扶了起来,江澄以为太阳穴有些发疼,抬手揉了揉,神情有些恍惚,在幻境中的种种,仍旧念念不忘。
对于墨家突然被灭门,江澄他深有体会,当年江家亦是云云,他也曾一度地恨温家。但江家和墨家的结局是不一样的,他是江家在那场灭门最后存活下来的,最后也报了仇,但墨家不一样,墨家一家四口,包罗门生旁支,也一并被毁,无人能替他们报仇。或许是因为他们心中的痛恨,大仇未报,他们不肯安息,不肯拜别,才不停飘荡在这座宅子中。
“蓝涣,你怎么看?”江澄问着蓝曦臣,蓝曦臣接道:“此时我们应该先跟其他仙门一同商议再做决断。”
闻言,江澄立即否定了蓝曦臣这个想法,“那万一他们不承认是他们干的呢,单凭我们两个所见,还有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你以为那些仙门百家会信几分。”
蓝曦臣想了想,以为江澄如许说也不是没有原理,墨家人已死,没有人指定文家罪证,多年前那些到场满月酒的仙门,仙逝的仙逝,搬走的搬走,无从对证。对了,他可以问灵啊,只要用封恶乾坤袋将这些怨鬼收住,再带回去问灵就可以了。
蓝曦臣刚想把这个想法告诉江澄,突然眼前发生了不可置信的一幕,从鬼宅中涌出无数团玄色的烟,一同朝一个方向一涌而去,蓝曦臣江澄以为必有蹊跷,连忙追了上去。
二人追着玄色的烟来到镇子,奇怪的是,他们一踏进镇子,那些黑烟便不见了,二人以为非常奇怪,怎么回事,好端端的怎么会不见了呢,街上除了人来人往的百姓之外,连一丝气味都未曾察觉,仿佛那些黑烟都都未曾出现一样平常。
“这,不会是魏无羡搞的鬼吧,难道他也在这里。”江澄道,这些怨鬼仿佛是得到了召唤一样平常,朝着同一个方向涌去,然后消失,而在修真界中,也只有他会用这邪门歪道。
蓝曦臣沉默沉静半晌,道:“应该不是魏公子,我出来的时候,就把蓝家的一切交给了忘机,魏公子不停跟着忘机,忘机没出来,他自然也不会独自出来。”江澄想了想,以为他说的有理,便取消了这个动机。看着之前黑烟消失的方向,忽然以为谁人方向好像是,是什么来着?江澄盯着谁人地方沉思半晌,而后,恍然大悟,谁人方向,不是文家的方向吗!?难道,墨家人的怨魂要开始报仇了?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展开全文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江澄他们站在文家附近,看着那座富丽堂皇的豪宅,江澄撇了撇嘴,心里有些鄙夷文家,文家是恐怕别人不知道他家是有多富豪,整个地界怕是就数文家地宅最豪了。但是,江澄对文家是厌恶到了极致,先前他原来对他没有多大的好感,因为金麟台那次百花宴,他针对金凌让他对文家这个家主产生了一丝厌恶。
即便云云,他想着只要别惹到他,动了金凌,文家的那点破事他自然不会去管,可现如今,文家如今所拥有的一切是从别人那边夺走的,不凭着自己的本事建立家属,不外也对,凭自己的本事哪有从别人那边夺走的快。他江澄一直不多管别人的闲事,别人的事也不关他的事。如今,文家无辜杀害墨家,还连累不少无辜的百姓,手段狠辣,定会成为修真界一个毒瘤,必须尽早铲除。
他正想跟蓝曦臣说,突然听他道:“阿澄,我决定管墨家的事,你呢。”蓝曦臣问着江澄,他原来是陪江澄找回江家秘笈和他父亲的佩剑,如今知道在这临淄地界有一桩,不,是两桩,加上边河乡的事,两桩案件,墨家这么多年已往了,不停未能沉冤昭雪,上千名墨家门生大仇未报,不肯安息。此等案件,换做谁也不会坐视不管,假如阿澄不肯管,那他只能先通知忘机来观察了。
江澄挑眉看着他,这次,他不会再说蓝曦臣多管闲事,因为他正有此意。“行,不外要扳倒文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,墨家人己死,最关键的人都没有。”
蓝曦臣想了想,看着文家的宅子,道:“不如等到时候晚上我们进入文家看看,总能找出一些证据吧。”许是跟着江澄久了,蓝曦臣说出私闯民宅这种说居然脸不红,心不跳的。江澄点了点头,跟着蓝曦臣往回走,蓝曦臣道:“从我们踏入临淄开始,这事变是一件又一件的发生,总以为好像有什么诡计。”江澄冷声隧道:“大世家不比普通世家和普通百姓,身在仙门中,人心叵测,家属与家属之间的斗争,有些事变,不比你想的这么简单。”
蓝曦臣:“阿澄倒是看得开。”
江澄淡淡隧道:“大家都是如许走过来的。”
蓝曦臣抿嘴,是啊,大家都是如许走过来的,仙门之中,人心叵测,有人为了权利,不吝做出伤天害理之事。而这些事履历多了,他们早就学会了伪装,只是,比起看破人心,他远不如江澄看得通彻。
二人各怀心思地走着,突然有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:“二位公子,我家公子有请。”
(文/泡泡国漫漫研社 慕柒 )
上一篇:魔道祖师:时光飞逝,再也无人能记恰当年这个风光无限的仙门了
未完待续
微信订阅号:国创漫话(GcMh510)

来源:搜狐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

成为第一个回答人

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xingyuewang

管理员

  • 主题

    81845

  • 帖子

    81845

  • 关注者

    0

Copyright © 2001-2019 Comsenz Inc.  Powered by Discuz! X3.4